您的位置 首页 要闻解读

美联储无限印钱,美股的“赌场”中已没有输家?

4月下旬,JP摩根大通的金融分析师柯兰诺维奇(Marko Kolanovic)通过研究报告传达给客户一个好消息——虽然遭遇了严重的新冠病毒疫情,但是大家有理由相信标普500指数将在明年年初重回历史最高点!

来源:腾讯美股

4月下旬,JP摩根大通的金融分析师柯兰诺维奇(Marko Kolanovic)通过研究报告传达给客户一个好消息——虽然遭遇了严重的新冠病毒疫情,但是大家有理由相信标普500指数将在明年年初重回历史最高点!

最新一期《滚石》杂志报道称,柯兰诺维奇写道:“只要货币政策在提供支持,标普500指数就没有道理不重新回到过去的高点。”

不必说,这里的关键就是“货币政策在提供支持”。事实上,柯兰诺维奇也明确承认,在那些没有全力开动印钞机的国家,疫情完全可能导致市场下滑30%。

换言之,如果不是美联储的大力干预,美国在当下是完全可能目睹大萧条那样程度的股市收缩的。

可是,若美联储的印钞机持续飞速运转,那些富有的投资者很快就可以打开香槟庆祝了——尽管数量多得多的美国人同时正在遭受着历史性巨大痛楚的折磨。

目前,全美在这场公共健康危机当中已经有3000万人申请了失业救济,数以百万计的人失去了自己的雇主保险计划。美国每三个人当中就有一个已经付不出房租,数以百万计的人温饱都成了问题,众多行业的劳动者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老板赛跑一样降低他们的工资,甚至削减他们的退休福利。

这些人根本不会去考虑股市是否能够回到高点,他们眼前的经济前景无比暗淡,最大的指望就是活下去。这就是美国的现实,靠着工资、消费和佣金过活的人都在挣扎,而那些靠着股票和债券等金融产品发财的人,却在救援与刺激政策下迎来了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特朗普总统3月27日签署了《新冠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案》(CARES Act)让人不得不重新反思美国的资本主义体系。对于那些在现实世界当中生活和工作的人而言,这法案可谓是保留了自由市场体制的所有残酷因素,但是对那些“纸面经济”的受益者而言,这法案却是天降的好消息,为他们树起了高高的“金钱保护墙”,使得他们免于恐惧和亏损的威胁。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美妙的赌场,只要能赢,就能带走大量真金白银,而即便输掉,筹码也是免费的。在社会的这个门槛高高的角落里,资本主义博弈已经没有了输家。

冰冻三尺,当然绝非一日之寒。早在1980年代晚期,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就在1987年股市大崩盘后大刀阔斧地降息,那时华尔街就开始明白,一旦自己遇到麻烦,政府就将成为他们的坚强后盾。

这种信念是如此强大,以至于“格林斯潘对策”最终变成了一个专业名词,时时被华尔街玩家们挂在嘴边。彭博的杜伊(Tim Duy)对这个词汇做出了深入浅出的解释:“央行银行家们做出的一种含蓄的担保,格林斯潘为首的美联储总是会救援那些沉迷于高风险行为的市场参与者。”

之后,不管是在克林顿还是小布什的时代,每当华尔街遇到麻烦,美联储都会打开现金的水闸来救场(所谓“注入流动性”),从亚洲货币危机到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崩溃,再到2002年的通货紧缩恐慌,没有一次例外。

由于一次又一次地大规模流动性注入,到2000年代早期,投资者已经彻底形成了今天再熟悉不过的行为模式,因为低利率正在对储蓄者施加前所未有的惩罚,他们主动或被动地远离那些避风港投资,转而去拥抱各种高风险的赌博游戏——商品、股票、房市……

这三大领域由此全部泡沫化,而其中几乎已经演变成抵押贷款庞氏骗局的房市泡沫第一个破灭了。2008年,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众多被贪婪成性的银行家们蛊惑和催促着投资于“房地产大繁荣”的退休金基金和地方当局就遭受了极为巨大的损失。

这场悲剧的代价几乎全部落到了纳税人和房主们的头上。单单2010年一年当中,抵押贷款止赎申请案例就达到了近300万。那时,动用政府的资金来救援这些人的建议遭到了拒绝和嘲讽,甚至被指责为存在危险的“道德风险”。亿万富翁芒格(Charlie Munger)2010年的言论就颇具代表性,他宣称,惨遭损失的房主们应该“接受现实,自寻出路”,而非等待援手。

可是,华尔街却迎来了超级救援大礼包。这一次已经不仅仅是传统的流动性注入了。事实上,银行们直接收到了数以亿计的救援资金和紧急贷款,被允许将他们多年以来累积的糟糕投资倾泻到美联储设立的“特别收购站”,之后还可以在很多年的零利率政策下持续享受到免费的资金流。

从2008年开始,美联储增加了一种新的危机应对工具,即所谓量化宽松(QE),学院派气息浓厚的名字看似高深莫测,真实内涵却非常简单——印刷出数以万亿计的美元,用来购买从抵押债券到政府债券的各种金融产品。这种做法据说是为了增加“可获得信贷”,用来帮助住宅购买等行为,以及“改善金融市场整体环境”。

然而,冠冕堂皇的说辞下隐藏的逻辑却是高度可疑的,事实上等于在救援经济和救援金融市场之间画上了等号。为了救助美国人民,就必须救助经济,而为了救助经济,就必须救助华尔街上那些高风险的投资,不管后者是多么愚蠢,多么荒唐……

伴随新冠病毒疫情危机爆发,他们又向前迈出了一步:美联储不再是金融泡沫的清理者,而成为了金融泡沫的源头。在真实经济正在遭受创纪录的破坏的同时,华尔街却上演了堪称“非理性繁荣”再现的大涨势,而一切的根源就在美联储“无限制量化宽松”的决定,后者实质上等同于宣布金融资本主义再也不会有损失这种事情了。

虽然,看上去这是个属于特朗普的法案——为了让大家将这个记在自己的名下,他甚至努力争取到了让自己的签名出现在每一张纾困支票上——但是,这法案是一致通过的,众议院是口头表决,而参议院的投票是96比0。

如果你去国会山找民主党人发表看法,他们肯定会说,这次救援理当庆祝和支持,跟2008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他们还会说,这次真的不一样,因为四分之三的资金都是流向了实实在在的大众。

这样说也可以算是正确的,但前提是,对于“资金”一词必须使用狭义的定义。具体来说,2.3万亿美元当中有5600亿美元是流向“个人”(其中包括3000亿美元带着特朗普签名的1200美元支票),3770亿美元是流向小企业的,3390亿美元是流向州和地方政府的,1000亿美元是流向医院和各种其他医疗卫生提供机构的,此外还有一些是用来帮助学生和儿童。

从技术角度来说,救援计划当中,“只有”大约5000亿美元是流向“大企业”。与此同时,大企业要获得这些资金还必须满足一系列严格的条件,他们不可以浪费资金,不可以裁员,不可以回购股票,不可以大发奖金……

然而,正是在大企业救援相关内容当中,存在着一个4540亿美元的巨大漏洞。这些“紧急资金”将被给予“特殊目的实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SPV),用来支持美联储的进一步放款。

虽然说起来是4540亿美元,但是根据设定,最终的额度完全可能达到预定的十倍甚至以上。“我们最终可以达到4万亿美元。”要在当代美国建立起一场金融灾难的叙事,努钦(Steve Mnuchin)这种“出身于挥霍无度的高盛的财政部长”显然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民主党人最初也对这种安排表示过担心,比如资金可能会被引导而投资到那些有关系的企业身上。沃伦(Elizabeth Warren)就直言:“我们可不是来为特朗普和他家族建立行贿基金的。”

然而,民主党一旦获得了表面上的监管权(包括建立一个国会监督委员会),沃伦和她的伙伴们就高高兴兴接受了“行贿基金”的安排,虽然法案的这部分内容要远比针对个人的部分激进得多。

法案的“行贿基金”构想下,所有金融产品的市场实质上都将受到美联储的“管制”。原本,自由市场是没有感情的,陷入恐慌的投资者割肉止损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现在,按照计划,美联储却会入场,伪装成交易者,利用他们无限制的美元去买卖各种抵押产品和债券。

“无限制”绝非危言耸听。正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所说,美联储在对抗经济危机的战争中总有“用不完的弹药”。Americans for Financial Reform的斯坦利(Marcus Stanley)评论道:“美联储的意思其实就是,他们想要创造出一种常态。”可是,这种所谓“常态”是否意味着经济正在发生永久性的变化?

3月的最初几周当中,投资者纷纷逃离股票、债券、货币市场基金等一系列资产,因为经济停摆之下,这些资产的前景都突然变得高度可疑起来,这逻辑显然是完全成立的。可是,美联储当即宣布了他们新的购债计划,于是,这些市场大多数都立即反弹,而且近乎直线上涨。

3月23日时,那些主要的债券基金,比如贝莱德300亿美元的LQD基金,看上去都危如累卵,但是接下来几天后,它们就纷纷迅速复苏,几乎完全恢复旧观。危机开始时,标普500止赎在二十三个交易日当中下跌了34%,而在美联储3月23日声明发表后,它便在十六个交易日中上涨了27%。纽约证交所综合指数3月23日跌至8777点的低点,之后就开始了奔向1万点的征途,而目前已经涨过了1.1万点。

投资者已经习惯了追随美联储。分析师们鼓励客户“美联储买什么就买什么”,因为“刺激似乎是无止境的”。现在,繁荣并不是根源于某一家特定企业或者某一种特定产品,而是根源于美联储本身。

央行政策专家普林斯(Nomi Prins)一语中的:“虽然真实经济表现依然远远落后,但是在金融市场上,美联储就是市场本身,现在所有大玩家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当前的政策得到了来自政坛上左右两侧的一致支持。华尔街的分析师们高声赞叹鲍威尔的一系列决定是“强有力的、有预见性的和积极的”,阻止了金融崩溃,而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则在赞扬政府跳出了保守主义不愿意对经济大规模投资的窠臼。

比如进步派经济学家贝克尔(Dean Baker)就表示,“如果现实不是这样,我的心情恐怕会沉重很多”,他还补充说空前的危机已经让许多优秀的企业遇到了实实在在的麻烦,而美联储正在采取行动解决这些问题。

从几十年前开始,美国就开始走上了一条同时创造两个经济世界的道路。曾经强大的实体经济日趋衰落,开始被转移到海外,去利用那些地方廉价的劳动力和相对宽松的环保法规。至于那些因此被时代甩掉的美国制造业工人,则只能埋怨自己的坏运气,或者用芒格的话说,“接受现实,自寻出路”。

不过,他们的老板运气就要好得多了,因为他们能够享受到救援,由此转型到甚至更赚钱的,全新的“金融化”经济当中去。这个世界的原则是靠着资本市场运作来钱生钱,将服务费、利息和资本利得等置于首位。整整一代人被灌输了金融化的逻辑,以及相应的各种原则和信条——比如,劳动者其实是寄生在更高层的“财富创造者”身上的,可替代的东西——于是,近几十年来,美国财富分配分配向右转的进程也进一步加速了。

哪怕是身负“最大化就业”正式使命的美联储,其专家们近年来也开始越来越远离现实世界的工作目标了,日益看重第二种空中楼阁式的经济,而疏远那些被剥夺了权利,得不到任何帮助的劳动者。这其实一点都不难理解,毕竟他们经常接触的,都是来自金融领域的人,又怎么能指望他们的眼光还能看到现实世界?

也许,本次新冠危机救援将成为这一段丑陋历史的最后一个章节。尽管所有人都已经看到,在巨大的公共健康威胁下,正是那些“可替代的寄生者”,如家庭健康护理员、快递员、杂货店店员等等在为社会提供着至关重要的支持,但是他们本身却得不到大力度的帮助和援救。他们没有全体医疗救治,没有带薪病假,也不会被纳入整体就业规划。他们将会大量死亡,而能够侥幸活过这场危机的,也只能变得比过去更加贫穷,处境更加脆弱。

可是,金融市场却从政府和美联储得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式的“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助承诺,因为后者已经认定,“财富创造者”在任何危机当中都应该居于救援的第一序列。本不该如此,泰坦尼克号甲板上的人们也不会认同这种判断的,然而现实就是,这样的错误2008年就已经犯下,而现在更是错上加错。

对于所谓涓滴效应神话的盲信已经在过去几十年当中严重破坏和分裂了这个国家,而未来杀死美国人的速度甚至将超过新冠病毒。如果真的需要花掉“无限制”的金钱,难道不应该花在真实世界当中,花在最需要的人身上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黄金投研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touyan.com.cn/archives/811

作者: 黄金投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